当前位置: 主页 > 服装 > 服装资讯 >
    与南三环直线距离40公里的河北固安,一座大跨度建筑物正在崛起,灰白色的清水混凝土建筑勾勒出平直方正的轮廓。这里是大批大红门疏解商户选择的落脚之地——京津冀(固安)国际商贸城。京津冀(固安)国际商贸城占地28平方公里,建设规模超过4500万平方米。作为北京非首都功能疏解的主要对接地之一,其一期起步区项目轻纺城将在今年建成完工。
  一批扎根大红门几十年、曾下决心“不动”的商人,已经转变心态,催着项目建成尽快搬迁。“第一要快,第二要抱团。这样人气儿才不会散。”服装商户老陈说。
  一度不舍:担心人气儿散了
  1984年,年轻的小陈背着个半旧的包袱,从老家温岭来到北京南三环外的大红门。当时,这里还是一片田野,只有一些掌握缝纫手艺的老乡搭起棚子,靠踩缝纫机加工衣料过活。
  33年过去,小陈变成了老陈,也成了商会里举足轻重的人物。从南三环里,到四环外,他亲眼见证了南中轴线所有建筑物的崛起,也见证了这几十年的兴衰。
  “一说要走,谁舍得走?”老陈端着茶杯说了一句,旁边的几个商户不约而同跟着点点头。
  不想走,是因为大红门太火,担心一走人气儿就散了。
  大红门到底有多火呢?清晨5时30分,早市就开始了。这里的服装,都是以“手”计算。一件T恤3个颜色,共有大中小和超大4种型号。商户一种颜色所有型号各买1件称为“拿一手”,普通的一个老客户,一件衣服就会拿到几百手。
  虽然批发讲究的是薄利多销,但很多商户数千万元甚至上亿元的营业额,足以让勤奋的商人们赚得盆满钵溢。非首都功能疏解之初,眼瞅着聚集了几十年的人气儿就要散去,很多人不想动。
  早市中的缪总就是其中一位。“搬?搬什么搬?”每每有人提及这个话题,他都会眼睛一瞪,甩出这么一句。
  新念发芽:要搬就得“快搬”
  然而就在昨天,让媳妇守着早市摊位的缪总已经迫不及待地换了地方。守在京津冀(固安)国际商贸城的沙盘前,他一边琢磨着轻纺城的摊位,一边催着销售经理:“你们快点盖啊,盖好了我们好一起搬过去。”
分享到:
       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pinbg.com/garments/news/7562.html